虚假荣光

夏日祭和少女心 一 【般若吸血姬南极圈】

试图写个甜甜甜甜小短篇,深夜挖坑,痛不欲生。
还有一章完结,明日续。
之后想写夜叉和椒图北极圈( •̀∀•́ )

他又来了。

枯细木枝和被太阳晒得干脆的树叶被木屐踩踏,发出琐碎的响动,被惊动的黄翅小鸟尖叫着扑腾起来,飞进树林声音很快消失不见。

吸血姬合起纸页泛黄的旧故事书,将目光移向窗台。

起初一撮金黄色头发明晃晃地在窗框底下晃动,突然窜出一个年轻的男孩,他假意惊吓对方似的太高双臂呼呵一声,随即却自己乐不可支地笑出声来。而吸血姬就安静地看着这一切,甚至没有眨一眨眼睛。

般若立刻就感到被冷落的委屈,趴在窗台上拿腔拿调使弄清亮又甜蜜的少年嗓音撒娇。

“呐,就出来一起玩一会嘛,来玩一会嘛!”

吸血姬等他说完最后一个字,才平静地像往常一样回绝了他。

“我不喜欢阳光。”

她看了看窗外的模样,夕阳还没有沉下去的时候并不是红颜色,而是掺着橘红的亮黄,绿叶透出亮闪闪的金棕色,阳光穿过叶子的间隙汇聚成股,里面就连空气里漂浮的粉尘都能看得清清楚楚,愉快轻浮地飘动着。

但是这会让她感到虚弱和恶心,就如同浸泡在泥污的水中。

吸血姬补充:“也不喜欢出去玩。”

她听见般若埋在衣袖里含糊不清的哼声,好像个向大人索要糖果被拒绝的孩子。

“我不会和你出去的。”纸页在纤细指尖被翻了两翻,小黄鸟又飞回庭院,窸窸窣窣地叫起来。

吸血姬原本想着好好冷落过分活泼的男孩,最后却鬼使神差地首先发问,打破了尴尬的平静。

她声音很轻,轻而且干净,像抹茶绵绵冰一样带一点甜丝丝的凉意。

“你为什么…一定要找我一起?”

般若似乎没有预料到对方会率先同自己讲话,一时没有找到什么好听又值得信服的理由。

“啊……倒也不是非要找你一起啦。”般若有点苦恼地揉揉头发,眼睛扫过吸血姬面颊时猝地得到了灵感

“那是因为,你真的很漂亮啦!”

般若颇有点满意自己回复似的微扬起脸,金色眸子里有亮光一闪而过。

吸血姬手中的旧书纸片,突然发出一点柯柯的响动。

“那很重要吗?”她侧过头,难得在意地追问。

“哼,因为对方长得漂亮的话,理所应当地就会觉得心情比较好嘛……”般若得寸进尺地立刻发出邀请“今天晚上的夏日祭,要不要一起去呀?我可以送你粉红色的小团扇和苹果糖哦。”

吸血姬眨眨眼,长睫最后笼住瞳仁,看不清她眼睛里到底是什么样神色。

她不需要小团扇,因为并不会觉得炎热。

她也不需要苹果糖,除了血浆之外,一切的滋味,在她的舌尖上都如同干巴巴的木屑,是灰白没有气味的渣滓。

事实上,让她最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像般若这样金光闪闪又活泼的少年,会愿意来破败又阴暗的霉湿旧宅,找一个不愿意说笑的冷冰冰的无趣的女孩。

每天。

她莫名地突然感到有些难受,从失去了父母和为人的身份后,她开始愈发变得迟钝,所有情感最后都变作胃里的感知,不论怎样,新鲜血液会让她好起来的。

吸血姬开始想念甜蜜的血的味道。

于是她转过身去,只留给般若一个消瘦纤弱的背影。

“你该走了。”

她说。

“我想去……吃一点东西。”